www.rr7777.com > 都市小说 > 黄金渔村 > 1304.这是规矩(5)
噺⑧壹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哽噺繓赽捌㈠小説蛧

    孙北龙也知道他这些好友都是什么德性,所以等敖沐阳和鹿执紫落座,他立马给孙北龙使了个眼色,然后两人起身给他们做了介绍。

    桌子上这些人都是老总,从事行业多样,有进出口贸易的,有做房产开发的,有搞娱乐业的,还有一个玩的是搞科技,说是在从事P2P金融。

    敖沐阳的身份比较简单,龙头村村长。

    但他这个村长又不简单,龙头村如今堪称红洋旅游业头号招牌,在场这些人跟孙北龙一样消息都很灵通,对他的了解远超普通市民,起码知道他跟官方的关系,所以随后对他恭敬许多,顶多偷偷往鹿执紫的胸口和双腿瞄两眼。

    孙北龙介绍结束后拍了拍手,一个白发白须、身材瘦削的老头走了出来,他身后跟着两个强壮的中年人,两人手里都拖着个大木盘,盘上摆放着齐整的河豚鱼。

    付吉祥立马进行介绍,这老头就是孙师傅了,后面两人是他的弟子。

    孙师傅扫视一行人,他年纪虽大,可精神矍铄,脸上有着老人中罕见的红润,看起来确实有一派宗师风范。

    徐徐扫视一圈后,孙师傅朗声道:“孙总,客人已至、高朋满座,那请允许老头子给大家介绍一下今晚所用的河豚,虎河豚。”

    他那两名强壮的弟子弯腰分从两边绕着桌子缓慢转了一圈,让在座的人观赏盘子中的河豚。

    这些河豚个头大小一致,表皮色泽光鲜润滑,白白的肚皮、青色的后背,背上有黑色斑纹如虎纹。

    “嗨,帅哥慢点走。”一个大眼睛大胸的漂亮姑娘掏出手机想拍照,她身边的汉子脸色一沉,不动声色的将她的手机给收走,有人便低声笑了起来。

    那大汉也笑了,开口问道:“孙师傅,这吃海鲜吃河鲜,讲究的都是个鲜字,你这河豚怎么已经提前宰杀了?而且我要是眼光没问题,这河豚已经宰杀时间不短了吧?”

    说着他又看向孙北龙说道:“龙哥,你是不是在哪里捡了几条死河豚,然后趁机拿来糊弄我们啊?”

    众人笑的声音更大,注意力自然而然的从他身边那姑娘身上移开。

    一个叫祝凃建的大汉说道:“老万你这是说什么话?龙哥什么人你不知道?龙哥做事讲究的很啊,怎么可能这么干?”

    孙北龙笑道:“都安静安静,有问题举手,让孙师傅给你们解答。”

    孙师傅脸上没有笑意,他沉着的说道:“各位先生所言极是,一般而言,吃鱼吃新鲜。可河豚不一样,它本来肉质紧实,死后24小时到36小时后肉质才会软化下来,这个时候食用是最好的,也是口感最滑嫩的。”

    敖沐阳点头,这点确实,另外河豚刚被宰杀后身体中的毒素毒性最猛烈,放置一段时间后可以减轻毒性。

    解释之后,孙师傅又开始讲解关于河豚身上的美谈,其中自然绕不过东瀛人拼死吃河豚的故事,他从丰臣秀吉时代的武士河豚禁令到说起,一直说到了近代伊藤博文尝过河豚的美味后在山口县解除禁令。

    这里面涉及很多历史知识和地区风俗,孙师傅口齿清晰,敖沐阳和鹿执紫听的连连点头。

    但不是所有人都像他们两人这么有兴致,祝凃建听了一会后不满的拍起了桌子:“咱们中国人吃个饭,老是说小鬼子的事干嘛?龙哥我这人你知道,粗人一个,就会干大煞风景的事,今天你给我个面子,咱们就别听这些唧唧歪歪的东西了,直接开吃行不行?”

    孙北龙莞尔一笑,道:“这有什么不行?孙师傅,我这弟兄从小害怕听人讲课,请你海涵,要不您直接展示手艺吧?”

    孙师傅点头道:“理当如此。”

    他在餐厅门口摆开桌子开始处理河豚,一名厨师站在旁边,这是孙北龙请来的监工。

    孙师傅的两个强壮徒弟帮他打下手,另有两个青年徒弟走出来做服务员,开始往桌子上放碗筷盘子。

    孙北龙介绍道:“大家伙用这套家伙什的时候给我小心点,这可是正儿八经的景德镇瓷器,跟钓鱼台的同本同宗,我好不容易才托朋友弄了一套,谁给我摔碎了,我可饶不了他。”

    上完了餐具,孙师傅的两个弟子又往上端来酱料,这些酱料都是来自深海鱼的提取物,鲜味强烈。

    另外还有水果、萝卜、番茄、秋葵、菌菇、藕片等送上,红绿黄白,颜色灿烂。

    孙师傅快速切开了河豚,经过处理他请旁边的监工厨师随便切了一片自己吃掉,然后示意弟子计时。

    这段时间桌子上一行人继续聊天,孙师傅则开始做第一道菜,他用巧妙的刀功将鱼皮剥了下来,切成丝后做了简单腌制。

    敖沐阳是厨师出身,看到孙师傅表演刀功,他忍不住摇了摇头。

    看到这一幕孙北龙立马问道:“敖兄弟,你觉得哪里不对劲?”

    敖沐阳轻叹一声后说道:“没有不对劲,我是在感叹,孙师傅是真正的大师啊,这刀功真是庖丁解牛。我庆幸自己提前放弃了厨道,什么行业都要看天赋,我天赋不错,可比起孙师傅差太远了。”

    对于他的赞誉,孙师傅恍若未闻,低着头自顾自的处理鱼皮,那是一个专注。

    鱼皮处理好之后,每人面前送上一份,这道菜叫做黑白双煞,鱼皮色泽分明,上黑下白,其中黑色来自背部,白色来自腹部。

    之前孙师傅介绍,说这些河豚都是他精心挑选的。

    看过鱼皮后就知道他所言不虚,鱼皮被切成了丝,从外表能看出它的胶原含量多高,只要餐盘一动弹,鱼皮丝就会颤巍巍的抖动。

    有人馋了,想要夹起鱼皮来吃。

    这时候孙北龙拍了拍桌子说道:“老砍,你至于这么心急吗?四十分钟!”

    老砍豪迈的笑道:“龙哥你的饭局我还没数?绝对一点问题都没有。”

    孙北龙摆手道:“这是规矩,老老实实的等着。”

    “那等着也没啥事,要不龙哥你说说虎子这事是怎么回事?外面传闻有点多啊。”老砍大大咧咧的说道。

    听了这话,一直在笑的孙北龙脸色立马沉了下来。

佰度搜索 噺八壹中文網 м.x81zw.com 无广告词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