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rr7777.com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我是我二大爷 > 第423章:晚上十点半
噺⑧壹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哽噺繓赽捌㈠小説蛧

    一月六日,龙江省电视台一切照常,不过在晚上十点半,《白眉大侠》后省台晚间新闻播放完毕,本应该在一阵天鹅湖钢琴曲之后变成测试卡的电视机屏幕,却一反往常的没有中止播放信号!

    家住香坊的赵德明是供热公司职工。

    冬天的供热公司大锅炉每天早晚不能离人,厂子里就得两班倒,负责锅炉进煤的职工是重劳力,更是得这样。这样一来,赵德明就得一个星期白班一个星期晚班。

    要是放在往常,赵德明晚饭之后就去单位了。在那儿可以和工友们打打扑克,赢点儿小钱喝点儿小酒吹吹牛逼,比待在家里舒坦的多。

    可是最近不行。

    他老母亲最近血压高,颅内压高,天天吵吵着头疼。到了医院打了好几次甘露醇,大夫说再这样下去,老人可能有脑出血或者是脑梗死的危险。

    作为儿子,赵德明只能天天在家守着。

    晚上这会儿电视没了节目,是最无聊的时候。全家人担心老人家夜里病发,得在床前守着。

    正当赵德明想去把电视机关了的时候,电视里一阵澎湃人心的音乐传来。

    “噔噔噔噔噔!观众朋友们你们好,这里是健康你我他节目。最近啊天气冷了,屋里也大多给了暖气,可是你知道吗,这一冷一热呀,就是心脑血管疾病的诱发条件……”

    嗯?

    看着电视里那个穿着西装,坐在沙发上侃侃而谈的年轻人,赵德明坐回了母亲的床边。

    原本他还以为深夜放的这个节目什么科普节目,可是看着看着,就惊喜的发现,这竟然是一个由专业医师针对中老年人健康养生的一档节目!

    而里面那个年轻的张大夫说的那些个针对心脑血管疾病的知识,和注意事项,更是跟老母亲现在的情况吻合极了!

    自家老娘的高血压怎么犯得?

    不就是老人家前些天早起出门锻炼之后就不得劲儿了么?

    现在想想,这完全就是犯了常识性的错误啊!

    吃了没文化的亏啊!

    听着听着,赵德明不自觉的拿过来个笔记本,将那个张卫雨大夫在电视里所讲的知识一条一条的记了下来……

    半夜,十一点。

    睡了半宿觉的赵德明老婆起了床,见到自己丈夫正在那个小本子翻来覆去的看。

    这可让她感到奇怪,自己男人平时除了记账之外,可是不怎么动笔纸的。

    “他爹,你这是干啥呐?这都快到点儿了换班了,你咋还不穿衣服?”

    “嗨呀!”赵德明猛地抬头,才发现石英钟已经指向了十一点。

    还有半个小时签到上岗,眼瞅着是要迟到了。心急之下,他直接将手里的本子往老婆手里一塞“这个你拿着!都是对咱妈病情又好处的事儿,明天早上等妈醒了你念给她听!”

    看着匆匆穿衣服穿鞋上班的丈夫,赵德明媳妇困惑了。

    手中的小本子上,写满了歪歪扭扭的字;不要猛回头,不要吃重盐油腻,不要早起锻炼,不要……”

    林林总总的两大页的“不要”,最后一篇上却用加大加粗的字体写着:“要买归真堂心脑康口服液!!!”

    ……

    家住开发区郊区的钢厂工程师鲁高塔今年62岁,这几年的身体一直不太好。

    不过去了几次医院检查都没什么大事儿,多是一些常见的老年病。

    不过这人啊,到了年龄之后心都娇,一点儿小病小灾的就总爱往坏处想。鲁高塔就是这样,天天不是怀疑自己得了什么不治之症,就是害怕自己这高血压哪天诱发了脑出血一个跟头在上班路上栽倒起不来。

    越这么想,这身子骨还真就一天不如一天了。

    日有所虑,夜里失眠。每天晚上鲁高塔都修仙到后半夜,直到困得不行了,才合衣往床上一扎,能睡个连夜觉。

    家里人都受不了他,索性也不管。所以每天这一到晚上,电视机就成了他唯一的伴儿。

    本来在晚间新闻之后他本想把电视机关了去转听广播,可是就在闭电视的时候,发现一档全新的节目上线了!

    激昂的音乐中,见到电视机屏幕上那“健康你我他”的几个大字,他立刻就坐回了凳子上。

    这可得看!

    这年头,电视里边儿都是一窝蜂。国家的变迁全都体现在电视节目上。比如前些年搞改革开放,电视里就一溜烟儿的放什么企业领导典型,又是马胜利又是年广九。

    等到近两年,又是一窝蜂的经济。不是这个厂提了业绩就是那个地方提高了经济产量。外加上相继几个农村政策出台,各种节目不是教农民养猪就是教企业搞改革。

    现在,终于轮到我们这些病号啦!

    看着电视里那个年轻大夫侃侃而谈,言之有物,通俗易懂,鲁高塔狠狠一拍大腿。

    “这个节目好!”

    ……

    元繁荣从老丈人家回到自己家的时候已经是十点,虽然都住在冰城,不过平时工作忙事情多,没有太多的机会回去,每个月也就是那么一两次。

    爷爷奶奶想孙子,只要见到了就不想让走。媳妇那儿也想跟爸妈多呆一会儿,外加上孙卫民有司机有专车晚上能送一下,每次都得拖到九点多才能回家。

    在回来的时候,孩子就在车上睡着了,将孩子脱了衣服放进被窝,元繁荣就独自去了客厅。

    老婆孙怀珍见自己丈夫大晚上的不睡觉,反倒点了根烟去放电视,有点儿不悦。

    “繁荣,孩子可睡着了啊。”

    一面将外套脱下换着睡衣,孙怀珍一面说到。

    “嗯。”元繁荣掐着烟坐在了沙发上。

    “现在十点半,我说,孩子可睡着了。”见自己丈夫全然不顾自己的暗处,孙怀珍加重了语气。

    面对妻子的疯狂暗示,元繁荣苦笑一声,回了头,“怀珍啊,明天我还得去五分厂那头……”

    这么一说,孙怀珍就明白了。

    丈夫最近因为这个五分厂的事情,挺上火。

    本来吧,在哈药集团上市之后,总厂,三厂,六厂,这些效益不错的分公司都在集团之内统一运行。像五厂七厂这些效益不好的,就给扔了出去变成了独立分公司。

    哈药的目的相当清晰,就是为了上市集资搞活集团。可是就像是一个大家庭似的,有的孩子生的俊,有的孩子生的丑。

    不过不论是丑孩子还是俊孩子,那归根结底都是孩子。

    本来情况就糟糕,又被集团给扔了出去,五厂七厂这几个独立分公司意见很大。

    在去年年中,已经完成了上市融资的集团又有意将外面的几个分厂合并回来。自己丈夫这六厂原本经营的好好的,咔嚓一下就把七厂给合并了,现在集团又把五厂这个大包袱扔了过来。本来,在合并了七厂之后,六厂的情况就已经糟糕了下去,现在七百多好职工没钱发工资的五厂再靠过来,现在闹得是鸡飞狗跳。

    见自己的丈夫为了这个事儿忧心,孙怀珍坐在沙发上,把身子靠了过去。

    “繁荣啊,不然你跟领导说说吧,这么搞下去不是办法。两个分厂压过来,会把你们六厂压垮的。就指着你们那点儿罗红霉素和庆大霉素的六个消炎药抗生素产品,养活六厂和七厂就是极限了,现在多个五厂,僧多粥少,这也不是那么回事儿啊。能者多劳也不是这么个法子啊。”

    元繁荣叹了口气,“我早就说了,可是没用。董事长昨天开会的时候还说,不论是丑孩子还是俊孩子,手心手背都是肉,能因为孩子长得丑就扔垃圾堆嘛?我这不也没办法嘛。”

    听到这话,孙怀珍也跟着自己的丈夫上火,试着建议道:“繁荣啊、我听人都说企业想做好,无非就两样,开源,节流。现在你们包袱大,节流肯定是节不了了。想个办法开开源呢?就比如把你们的产品打打广告,促进一下销量,有了销量,你们就能加大生产,那五厂不就有生产任务,工人的工资不就有着落了嘛?”

    正在此时,电视上响起了一阵激昂的音乐。健康你我他几个大字出现在了屏幕上。

    “你看,就比如这个节目,我去南方出差的时候,在宾馆里见过挺多企业都在节目上搞什么冠名广告。你们厂也可以做嘛!”

    本来元繁荣没太把老婆的意见当回事儿,可是将注意力放在节目上,看了一会儿之后,他嘶了口气,认真了起来。

    “唉?这节目做得还挺好,怀珍,你这个想法不错啊!明天我去省台那头看看,这事儿没准儿还真能成!”

    忧愁散却,元繁荣再见怀里卷发散落,慵懒丰润的妻子有了反应。当下,手就不老实了起来。

    “哎呀,干嘛呀你!”

    “不干嘛呀,孩子睡了,这才不到十一点!”

    ……

    夜幕之下,寒冬之中。

    晚上十点半,在千家万户都已经进入到睡梦之中的时候。龙江电视台的一档“晚间健康养生类节目”却在一小拨人群之中,引起了不小的轰动。

佰度搜索 噺八壹中文網 м.x81zw.com 无广告词小说网